又一家造车公司要IPO:51岁创始人,做出370亿估值

来源:投资界

作者/张继文 闫启

新能源汽车魔幻的一幕幕出现:又一家造车新势力奔赴科创板。

投资界消息,1月29日上海证监局公告称,威马汽车具备辅导验收及科创板上市申请条件。这意味着,威马汽车已经完成了上市辅导,如无意外接下来不久会正式递交招股书,有望成为第一家登陆科创板的造车新势力。

威马汽车背后的掌舵人沈晖,出身传统车企,此前曾先后在沃尔沃、菲亚特、吉利任职,更是主导了吉利并购沃尔沃精彩一役。2015年,45岁的沈晖果断地放弃了财富自由的经理人生涯,开启造车之旅。

造车十分烧钱,威马汽车成立至今共历经12次增资,总融资金额超过300亿元,背后站着包括产业型投资方、互联网巨头、基金“国家队”、顶级VC/PE创投基金等境内外投资者。2020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威马汽车估值达到58.5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8亿元)。

眼下,冲刺科创板的造车新势力不止威马汽车。零跑、天际、哪吒、爱驰等造车新势力都已经明确表示要登陆科创板,就连恒大汽车也拟申请挂牌科创板。一个普遍的共识是,电动汽车正在受到资本市场的狂热追捧,现在是上市融资的最好时机。2021年,第二波造车新势力上市潮即将杀到。

51岁,他财富自由后杀入造车

6年做出370亿估值

威马汽车正奔赴IPO。1月29日,上海证监局发布公告,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威马汽车”)已具备辅导验收及科创板上市申请条件。这意味威马汽车已完成上市辅导,开始递交招股书。

与蔚来、小鹏、理想等造车新势力不同,威马汽车更具有传统造车的风格,这与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出身有关。创办威马之前,沈晖曾在沃尔沃、菲亚特和吉利等知名车企任职,在汽车行业浸淫多年。

1991年,沈晖以优异成绩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录取,并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一年后,22岁的沈晖飞往美国,开始了漫长的异国求学生涯。

受加州浓厚的商业氛围熏陶,沈晖中断了博士学业,开始了他的事业生涯。在此后的十余年时间里,沈晖从美国500强到欧洲500强,从零部件巨头到外资整车巨头,沈晖都待过一遍了。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回国时,沈晖人生中重要的伯乐李书福伸出了橄榄枝。彼时,此时吉利正意图并购沃尔沃,并进入到关键的谈判环节。2009年,沈晖加入吉利担任副总裁,成为“V项目”的全球筹备总负责人。在收购过程以及后续的交接中,沈晖发挥了重要作用。

经过并购沃尔沃一役,沈晖成为中国汽车行业的知名人物,迎来了职业生涯的一个巅峰。然而随后,他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职创业。

2014 年的最后一天,沈晖从吉利离职。2015年,沈晖已经45岁,已经财富自由的他本可以继续做好职业经理人,但他偏偏选择了充满挑战的造车。

一开始,沈晖接受了朋友应宜伦的邀请,和应宜伦联合创立博泰汽车。基于沈晖在汽车行业多年的积累,他主要负责组建整车团队,打造新公司产品设计、生产体系。此后几个月,沈晖四处招揽人才,组建了一支30余人的团队。可惜好景不长,沈晖与另一位创始人在理念上产生了分歧,便离开了这家公司。

沈晖决定自己另起炉灶,创立一家专门造车的公司。此后一段时间,沈晖多次飞往德国,其目的是拿下一个电动车制造团队。2015年10月,沈晖收购了该团队,并迅速组建了威马汽车,真正放开手脚去做“新能源+智能汽车”。

同一时期,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也蜂拥而起:2015年1月,小鹏汽车成立于广州;2015年4月,理想汽车在北京成立;2015年5月,蔚来汽车在上海成立。作为第一波互联网造车新势力的一员,威马汽车显得“格格不入”。沈晖采取了最笨、最慢、资产最重的方法来造车:不找代工厂,自己建工厂。

短短两年时间,威马汽车发布新车、量产、交付、上量,每一步都踏在前列,一度创造了让业内震惊不已的“威马速度”。2020年12月,青岛市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2020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威马汽车估值达到58.5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8亿元)。如今,威马汽车即将奔赴科创板,有望成为第一家登陆科创板的“造车新势力”。

一年卖了2.25万辆车

12轮融资300亿,投资方阵容豪华

造车历来烧钱,而且是需要大量烧钱,威马汽车的融资历程也堪称轰轰烈烈。

上市辅导报告显示,威马汽车成立至今共历经12次增资,总融资金额超过300亿元,而且背后站着产业型投资方、互联网巨头、基金“国家队”、顶级VC/PE创投基金等境内外投资者,形成了多元化投资人矩阵。

2015年威马汽车创立之初,沈晖凭借多年行业积淀与人脉,备受资本认可。2016年8月,威马汽车宣布获得10亿美元A轮融资,当时公司才刚刚成立10个月。

而威马汽车最疯狂的融资发生在2017年。仅这一年,威马汽车就获得了6次增资和2次股权转让。尤其当年12月,威马汽车连续宣布两轮融资——先是百度资本领投,阿米巴资本、SIG海纳亚洲、百度集团等跟投的10亿美元B轮融资;还有红杉中国、五矿投资、腾讯、中国国有企业机构调整基金参与的B+轮融资。

回顾威马融资历程,百度一直是重要的投资方。2018年3月,威马汽车完成总额3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由百度集团领投,太行产业基金、线性资本等参与投资。当时百度集团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曾评价:“无论是沈晖或是其麾下团队,沉浸行业多年的他们,历经国内外车企,融合多元背景,不仅放眼全球拥有国际化视野,同时深耕本土产业,直至走到如今的造车新势力”

而后两年时间里,威马汽车声量减弱。2020年,造车新势力呈现冰火两重天:小鹏、理想相继赴美上市,股价大涨;但其他玩家支撑不住的消息也此起彼伏。威马汽车一度也面临巨大压力——威马联合创始人、战略规划高级副总裁陆斌被调离原岗位,并在2020年离职;部分经销商由于忍受不了威马将车向下施压的高库存,而选择了“退网”;员工方面,在威马2020年下半年开始调低一线销售的基本和绩效工资后,一些老销售人员也在压力下离职了。

就在外界一片质疑的时候,威马宣布了一笔巨额融资。2020年9月,威马汽车宣布完成总额100亿元的D轮融资,这也是2020年新势力造车赛道最大一笔融资。此轮投资方阵容中,除了百度及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外,还有上海国资投资平台、上汽集团、各地国资产业基金的“国家队”入局。

造车新势力众多,投资机构为何选中了威马汽车?新鼎资本同时押注了威马汽车和小鹏汽车,其董事长张弛曾表示,在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中,威马是为数不多的建立了自己的工厂的企业。而沈晖作为汽车圈的老人,其产品力与人脉也值得信赖。

但在终端销售方面,威马汽车的模式存在一定弊端。不同于蔚来、小鹏的直营,威马选择了“合伙人”店模式,无法脱离传统经销商,在渠道端资产过重,一度程度上拖了销量的后腿。乘联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威马汽车全年累计销量达2.25辆,同比增长33.3%,但对手增长更快——蔚来全年销量为4.37万辆,小鹏汽车为2.7万辆,仅有一款车型在售的理想交付量也有3.26万辆,都跑到了威马前面。

魔幻的一幕幕上演

2021年,造车新势力第二波上市潮

眼下,争抢科创板造车新势力第一股的不只是威马汽车。

身处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的零跑、天际汽车、哪吒、爱驰等都已经明确表示要冲击科创板,此外,已经通过“换壳上市”的恒大汽车也已经奔赴科创板。继蔚来、小鹏、理想赴美上市后,中国造车新势力第二波上市潮席卷而来。

为何造车新势力们不约而同地抢滩登陆科创板?由于新能源汽车属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是科创板重点关注三类企业之一。有业内人士分析,作为科创板造车新势力第一股,上交所会有更大力度的支持,估值也会更高一些。

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高光时刻,受到资本市场的狂热追捧,现阶段是上市融资的最好时机。

过去一年,新能源汽车引爆资本市场。2020年1月21日,特斯拉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要知道,2019年年中的时候,特斯拉的市值一度缩水到只有300多亿美元。当时何小鹏还在微博上称,“自己也看不懂,没有看到当前如此高估值的逻辑。”然而,谁也想不到这只是开始,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特斯拉市值从1000亿美元暴涨到了8341亿美元。而马斯克也随之登上了世界首富的宝座,这似乎也宣告着一个属于电动汽车的时代开始了。

这也让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们成了受益者。已经上市的蔚来、理想和小鹏首当其冲。其中,蔚来的股价从2020年年初到现在已经增长了超过14倍,比特斯拉还要猛。目前蔚来市值889亿美元(约合5712亿人民币),是国内仅次于比亚迪的第二大车企。此外,理想、小鹏在2020年纷纷齐聚美股短短几个月后,市值都已实现翻3倍。一度被戏称为“电动三傻”的蔚来、小鹏、理想,如今成了“电动三杰”。

更戏剧的是,一辆车还没有量产出来的恒大汽车,成为了国内第三大车企。1月24日晚间,恒大汽车发布公告称,获得260亿港元融资,这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股权融资之一。消息一出,恒大汽车次日股价涨幅超50%,市值近4000亿元,仅此于比亚迪和蔚来。此前沈晖在微博感叹一句“恒大汽车就差汽车了”,道出了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疯狂。

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连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F)也起死回生。1月28日晚间,FF宣布已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就业务合并达成最终协议,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并将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市场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不仅如此,FF还将与吉利和中国某一线城市将建立合资公司,支持FF中国的生产和以及FF中国总部。

已经退场半年的拜腾也活了过来。在烧光84亿元融资后,拜腾不仅没造出量产车,甚至处于欠薪和停工的状态,一度被央视点名。即便这样,这家车企仍活过来了,2021年1月4日,拜腾汽车宣布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三方将合力推进拜腾新能源整车产品量产,力争在2022年第一季度前实现M-Byte量产。

合肥政府投资蔚来,斩获超过1000亿的账面回报,让“造车新势力+政府支持+上市”的模式风靡起来,各地开始争抢造车新势力。正如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所说,蔚来、小鹏、理想上市之后的表现,让很多投资人觉得在新能源汽车上的投资机会不错。“零跑很可能是他们(资本方)最后的一张门票。”同理,各方都希望能够抢到一张门票,“管他是谁,投了再说”,一位VC感叹。

2021年,造车新势力第二波上市潮正在赶来,不知道新能源汽车还会上演哪些疯狂的一幕。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