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健身房? 居家健身赛道爆红

作者: 钱童心 邱智丽

新冠肺炎疫情给健身行业带来了新的变化。在全球,疫情下的封锁触发了健身房的倒闭潮,同时居家健身器材销量暴增,“居家健身” (HomeGym)的概念正在风靡。

传统健身房曾广受欢迎,但办健身卡后并不定期锻炼或只去洗澡的人不在少数。坚持“不办卡”的小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过去我下载过App,进行跑步等简单的运动,主要考虑到可能无法坚持去健身房。另一方面,男生去健身房的都是‘肌肉男’,没有肌肉的去了都觉得尴尬。居家健身可以解决这两个问题,但也可能缺乏专业的指导,另外也会因为没有人监督不认真练习。”

在中国,居家健身的趋势正在被更多人接受,近年来诞生了一批从事居家健身软件和硬件开发的初创公司,资本也开始涌入这一全新的赛道。

根据《2019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中国有近6812万健身会员,人数已经高居世界第一。中国毫无疑问是未来全球健身的最大市场,加入这一蓝海赛道的跑者谁能争先?

资本涌动的新赛道

根据公开统计数据,今年第三季度,全球在居家健身领域的相关融资数量达到了11起,融资总额预计接近10亿美元。其中美国和中国的融资数量分别为4起,另外3起融资发生在欧洲。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中国健身行业在过去几年高速发展,已经成为数千亿规模的市场。随着技术提升,我们已经看到智能家庭健身对健身体验的颠覆性改变。”

技术的发展正在让健身变得无处不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健身市场,并且同时是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报告,中国在线运动健身行业市场规模逐年递增约1亿元。

“长期来看,居家健身在中国将会成为一种趋势,因为这代表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国内居家科技健身初创公司Fiture联合创始人兼CEO唐天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Fiture在上个月刚刚获得了来自腾讯领投的A轮融资,该公司天使轮股东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在本轮中也继续追加投资。

在宣布融资一个月后,近日Fiture发布了其首款居家健身硬件产品“Fiture魔镜”。产品看起来就是一面超薄的显示屏与镜子的结合,使用者对着“镜子”进行练习。通过摄像头对人体动作的捕捉,软件的AI算法引擎可以做到人体检测与追踪、姿态识别,以及对各种常用健身动作的判断,并收集到用户身体和运动数据,为其定制个人化的运动课程。

目前居家健身公司推出的产品以两类为主,一种是把传统的自行车、划船机等健身器械进行智能化的改造,再配备交互式触控屏与使用者互动,这种模式最成功的是美国火热的科技健身公司Peloton,该公司被称为“健身界奈飞”,凭借硬件加内容、按月付费等新型健身模式在美国成功上市。今年疫情以来,该公司股价暴涨近300%,市值已经超过320亿美元(约合2140亿元人民币)。

另一种是将课程内容和教练都集成在一面“镜子”中,主打“AI(人工智能)健身”。美国在这个领域的代表企业是瑜伽服装品牌Lululemon花了5亿美元收购的初创公司Mirror,以及获得了亚马逊和NBA球星史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投资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Tonal。

苹果公司也在瞄准热门的居家健身领域,并将推出健身订阅课程,通过苹果电视Apple TV提供诸如室内跑步、骑车、划船、力量训练等项目的教练课程。

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谭群钊表示,任天堂今年在国内发行的《健身环大冒险》游戏,其实也是一种居家的体感健身类游戏产品。配合Switch的外设环Ring-Con以及腿部固定带,玩家可以让设备识别自己在游戏中的动作,一边健身一边玩游戏。

打造健身领域“李佳琦”

在居家健身服务新生态中,硬件、软件、内容和服务都不可或缺。有了软硬件结合的产品后,行业的竞争点就落在了优质的内容和服务上。

唐天广对第一财经表示,公司已经开出百万年薪招募健身直播教练,并为此打造了一个4000平方米的运动直播间。“我们选择提供瑜伽、普拉提、搏击操、力量训练等课程,这些都是比较适合居家健身环境的运动项目。”

直播是一个全新的探索,能把教练的个人魅力在线上放大,打造出“超级IP”。

健身应用Keep的内容产品负责人汤学武在近期的一场演讲中表示:“Keep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打造健身领域的李佳琦。”

Keep是中国较早涉足在线健身领域的平台,刚刚推出了动感单车的直播项目。基于2亿用户的Keep,目前已经打造了很多健身博主和KOL。

在汤学武看来,互联网、科技、AI解决的都只是效率、精准度的问题,但最终要“以人为本”,打造有“人味儿”的内容应该成为健身平台的趋势。

虽然转型线上突破了时间、空间限制,但如何保证健身效果、营造互动氛围,以及长期而言如何将线上沉淀的粉丝转化为线下客户,企业也都在摸索之中。

健身房正在被抛弃?

传统健身房一直面临挑战者。除了健身App随智能手机占领市场份额,2017年伴随共享单车崛起,共享健身舱也站上风口,顶峰时期市场拥有20多家共享健身舱品牌,并在短短半年时间内获得超1.5亿元融资。

然而时至今日,绝大多数的共享健身舱已经销声匿迹。公园盒子和觅跑是共享健身舱领域两个头部玩家,但如今在市场上也颇为沉寂。第一财经查询了公园盒子小程序,寻觅附近门店,显示系统正在升级,数据为空。而在大众点评上,上海有34家门店,其中3家显示暂停营业。觅跑也曾在全国投放近900台健身舱,其中北京和上海共占60%,但在小程序、APP及大众点评上,均未寻找到上海门店信息。

一位公园盒子离职员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园盒子在获得华住酒店集团投资后,社区盒子可能不多了,更多是在辅助公寓和酒店做配套设施补充。

此外还有自助健身房,以光猪圈和超级猩猩为代表,收入来源更为多样。200平方米的自助健身房一般会提供团课或私教课,用户可以在线上预约,线下去健身房上课,按次付费,这是自助健身房一块很重要的盈利渠道。

在唐天广看来,居家健身对消费者而言的好处除了能够省去往返健身房的时间之外,还能帮用户节省更多费用。

创世伙伴合伙人聂冬辰认为,疫情增加线上健身产品渗透率,同时也促进供给端包括健身房、健身教练、健身内容提供商更多地参与到线上模式中。另一方面,传统线下行业会面临新一轮的整合,真正能够赋能传统从业者的产业角色将会出现新的机会。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