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岁,王兴的兄弟退休了

作者| 周佳丽

又一位互联网大佬隐退江湖。

投资界获悉,昨日(12月18日),在完成美团这一年诸多业务的使命后,美团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王慧文终于迎来在美团的最后一天,正式功成身退。早在今年年初,年仅42岁的王慧文就已宣告将于年底退休,换一个人生轨道和生活方式。

2010年12月18日,王慧文加入美团,彼时初创的美团还在“千团大战”中厮杀。十年后,王慧文是美团仅次于CEO王兴的二号人物——开创美团外卖、攻下本地生活、抢滩网约车,他充当着王兴的带刀护卫,一路伴随美团崛起成为1.6万亿市值的巨无霸。

之于王兴,王慧文是陪伴其最长时间的创业伙伴和人生挚友。相识于清华大学,王兴与王慧文是睡在同一宿舍的上下铺兄弟。在人生最青涩时期,二人一起凑钱买电脑,一起退学又一起创业。“23年过去,从清华到校内网,再到美团,老王和我是有共同志趣的同学和室友,是携手创业的搭档和并肩战斗的战友,更是可以思想碰撞、灵魂对话的一生挚友。”王兴如此评价这位兄弟。

王兴背后的男人:

身家超100亿,美团二当家正式退休

美团二当家正式说再见。

12月18日,美团发布内部信宣布,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已经顺利完成交棒,按计划正式退出。今年,他42岁。

早在今年1月20日,在美团十周年之际,CEO王兴就曾发布组织公告邮件,官宣了王慧文将于今年12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开启人生新的篇章。“我心里有理解,也有不舍,但更多的是感谢和祝福。”王兴说。

随后,王慧文在回复邮件中道出了辞职缘由:“一直以来我都不能很好的处理工作与家庭、健康的关系;也处理不好业务经营所需要的专注精进与个人散乱不稳定的兴趣之间的关系;不热爱管理却又不得不做管理的痛苦也与日俱增;我也一直担心人生被惯性主导,怠于熟悉的环境而错过了不同的精彩。”

经过这一年一如既往地全力推动公司的业务发展、提升组织能力,王慧文顺利完成在美团的最后使命。不过退休后,王慧文并不会完全脱离于美团。后续,他还将继续担任美团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互联网+大学”特别讲师,负责公司战略规划、组织传承和人才发展工作。“我想,老王就是美团人的代表,老王身上展现出的这些闪光点,就是美团精神。”王兴在邮件中说。

在美团战斗了整整十年,王慧文亲历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浮浮沉沉,美团也从五道口的华清嘉园两百人规模,一路壮大超百倍形成今日的超级军团。如今,美团市值已经达到1.6万亿,按照持股比例0.73%计算,王慧文个人身家已超100亿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王慧文曾在邮件中忍不住感慨:“感谢伟大的时代,我生于1978年,是改革开放的同龄人;在我开始厌学的时候,大学宿舍通网,因此赶上了互联网最精彩的20年;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对创业者来说更是得天独厚。我运气实在太好,不宜继续贪天之功,知止不殆。”

这位互联网灵魂人物将去向何处?这是所有人关心的问题。是去创业,还是做VC?王慧文却只回答:先睡一觉。

农民的儿子,冲锋陷阵十年:

一手缔造美团外卖帝国

王慧文与美团的故事要从十年前说起。

2010年12月,王慧文正式加入王兴创立的美团。二人分工明确,王慧文负责具体业务的执行,王兴则专注思考愿景、战略和公司管理。此时,俩人并没有签署任何的股份协议,王兴只给出的一个口头承诺。

美团的出现,在中国互联网圈掀起了史无前例的创业浪潮,最高峰时曾达到5000多家做团购类的企业。刚刚加入美团,王慧文眼前的正是一场血雨腥风的“千团大战”,并且战火已经蔓延到了线下广告。

在2011年接受《人物》杂志专访上,王慧文提到:“在人员成本上,美团网一直非常克制,在今年3月至8月,美团网只开了不足10个分站,并且在4月份还主动关了4个分站。虽然我们认为自己在资本层面上没有问题,资金很充裕,但是我们要控制发展速度,不要太激进。在市场投放上,我们一直非常克制,没有投电视广告、公交车身广告,而在在线投放上,我们做得比较谨慎。”

这期间,资本疯狂注资不见休止,团购企业之间也是打得火热,一度上演为了搞乱对手直接挖人的疯狂戏码。在全行业疯狂烧钱的背景下,O2O泡沫破灭了,团购市场的分水岭开始显现,一批竞争对手逐渐玩不起烧钱游戏,纷纷裁员。

美团靠着这一策略熬到了最后。2013年3月,美团对外宣布在165个城市成为团购网站第一,整体市场份额占比达到52.4%,该年度美团的交易额为160亿元,坐稳了江湖老大地位。而两年来的枪林弹雨之间,王慧文冲锋陷阵,功不可没。

“千团大战”脱颖而出,王慧文当即进入下一个战时状态——做外卖。这时候,老对手饿了么已经在外卖行业摸爬滚打了五年。这里有个小插曲:起初,美团担心外卖太烧钱并没有打算自己做,王慧文向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提出了收购意向,但却被后者果断拒绝,才有了美团外卖

外卖是一门艰苦的生意。为了维持外卖业务,美团当时每个月要烧掉3亿元。2014年1月,王慧文组织了外卖启动会,也就是外卖大战史上有名的“抢滩会”——抢在饿了么前面上岸。

抢滩会上,王慧文抛出40万的目标定成日单,并承诺只要有一天达到,他都将拿出40万股美团期权(当时价值数千万元)奖励抢滩会成员,同时每人发一枚戒指。回忆这一幕时,王慧文曾调侃过:“要是一单补贴5元钱,王兴还不把我给解雇了?你以为我们俩就是靠兄弟感情维系到今天?”

翌年9月,王兴、王慧文二人与正在做百度外卖的李彦宏在北京直隶会馆进行了谈判。谈判结束出来,王慧文很兴奋:这场仗基本就结束了。次月,与大众点评合并后,美团将资源全部向外卖倾斜。2016年年底,美团外卖超越了饿了么,并将差距进一步拉大。这个时候,外卖已经成为美团营收的核心支柱,也奠定了王慧文在美团“二把手”的稳固地位

当外界开始疑惑这家互联网公司的边界在哪里的时候,美团已经极速奔跑在前,一个互联网巨无霸正式浮出水面。王慧文再一次打头阵,开始新业务的探索——共享单车、生鲜零售、配送、餐饮、网约车、充电宝等等。

这其中最受争议的是美团打车业务,疯狂的补贴价格战引来资本的一片质疑。对此,王慧文直接发问:“你们看不懂美团?看懂阿里了么?乐视看清了吗?特斯拉呢?什么时候明白京东的?你们是怎么看清亚马逊的呢?”当资本在回答亚马逊存在多种可能性的时候,王慧文突然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音量瞬间提高,“对了,我们就是亚马逊”。

十年一晃而过,王慧文堪称王兴的左臂右膀,二人并肩作战联手将美团推举成为今天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回看过去走来的路,王慧文曾说:“我是农民的儿子,我的出身给我留下的印记是,我得认认真真地干活。”

清华大学,睡在下铺的兄弟:

一起退学,又一起创业

最为外界津津乐道的是,王慧文与王兴的兄弟情。

1997年,彼时18岁的王兴从福建龙岩一中被保送至清华大学,在大学宿舍里认识的第一位室友便是王慧文。在清华大学就学期间,俩人是最佳搭档,通常由王兴负责出谋划策,王慧文动手。生活上,王慧文睡在王兴下铺,俩人几乎形影不离,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由于年长王兴数月,王慧文成为“老王”,王兴则是“兴哥”。

第二年,王慧文和王兴合买了一台电脑,打游戏逐渐成为俩人的主要生活,成绩排名双双下滑。王慧文甚至曾跟王兴说,现在的游戏做得不够好,想学编程做游戏。创业的种子,已经在此刻悄悄埋下。从清华大学毕业后,王慧文被保送到中科院读研究生,但他一直没有放下创业的念头:“没有想得特别清楚,就是想创业。”

2003年底,在美国读博的王兴决定回国创业。他给自己的5位同学发了邮件,王慧文是一开始就响应他的人。一心想要创业的王慧文选择退学跟随王兴,从中科院退学时,他的账户上只剩2000块钱。“创业像是被闪电击中的感觉,非干不可。”王慧文曾说。

清华大学附近一套130平米的出租房、六张桌子、百元的折叠床,是王兴、王慧文二人创业的起点。直到2005年夏天,王兴发现了校园SNS的创意,当年12月8日校内网正式上线,成功在第二年做到了百万用户的体量,但公司融资并不顺利。后来,竞品千橡旗下5Q网的陈一舟找上门来,提出要以千万价格收购,还附加了一句,“如果你们不卖给我们,我们拿这钱到市场上自己做推广”。

不同于家境殷实的王兴,普通农民家庭出生的王慧文并没有太多收入,创业前三年前后已经借了20万。因此,他根本不想轻易放弃这个快要成功的事业,但赶上美国投资人撤回投资意向书,加上陈一舟又提高了收购价格,团队内部意见分裂。

最终,校内网还是卖给了陈一舟。2006年10月的某个深夜,王兴和王慧文赶到人寿大厦签下了收购合同,千橡互动集团正式收购校内网,后改名为人人网。有传闻称,做出决定的那一晚,王兴、王慧文等几兄弟一起去吃夜宵,喝得酩酊大醉后嚎啕大哭

校内网失败,王兴、王慧文二人短暂分离。通过套现,王慧文还清了债务,一身轻松后全球旅行了整整一年。而此时的王兴依然没有停下创业的脚步,迅速创办了饭否。他打电话给正在周游世界的王慧文,但这一次王慧文没有归来。

很快,饭否在2009年被迫关停,王兴转头做起了美团,王慧文也从海外旅行回国创办了淘房网。这年底,淘房网深陷困境,王慧文找到王兴寻求建议,最终却被王兴说服直接带领整个淘房网团队加入到了美团,而淘房网连同域名taofang.com 一并卖给了58同城

就这样,俩人再次汇合。在被问到为什么加入美团时,“他人比较正直。这是非常重要的基础。”王慧文说,“其实你能猜得出,总不至于说这个人很傻,但是我愿意。”

十年相伴与奋战,这一次,王慧文还是离开了王兴。他只道: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